美嘉威森華堂號召百人參與‧簽名反毒後日展開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on February 25, 2011 by skyline79

美嘉威反毒委員會與森華堂本週六及週日聯辦“號召百萬人反毒簽名運動”,歡迎公眾踴躍簽名響應。左一起為森華堂理事甘信榮與黃金德、委員會顧問拿督葉志強、陳永明、HP Mobile Marketing東主呂保興、劉西堂與梁彩鳳。

芙蓉美嘉威反毒委員會主席劉西堂指出,該會希望成立一項反毒基金會,協助自願戒毒卻擔心面對經濟問題的吸毒者,在沒有後顧之憂下全心戒毒,擺脫毒海。

他說,一些戒毒者家裡有太太孩子,一旦他要戒毒,家中經濟成了他無法全心戒毒的憂慮,因此,有了反毒基金會,可讓這些有志戒毒者專心戒毒。

他表示,委員會也希望能設立一間毒品展覽館,教育學生讓他們瞭解到毒品的禍害,做到“無人吸毒,毒品肯定不會有市場”的最後目標。

劉西堂今日與森華堂成員公佈兩團體本週六(9日)開始,一連兩天舉辦的“號召百萬人反毒簽名運動”詳情時,這麼指出。

百萬人反毒簽名運動是委員會第二波號召行動,希望號召更多義工加入反毒工作,2天的活動也舉辦各種節目,包括模特兒攝影、毒品講座會、濫用毒品展覽等等。

陳永明:14日入校園宣傳反毒

森華堂署理主席陳永明說,以前的毒品是植物提煉出來的,但現在的毒品卻是用化學藥物提煉出來,禍害更大。

“我們希望讓年輕人瞭解毒品的嚴重性,讓他們終生不與毒品接觸,社會的毒品問題才能減緩。”

該委員會也訂於10月14日(星期四)上午10時至下午1時,第一次把反毒意識帶入校園,並在芙蓉中英華小推動百萬人反毒簽名運動,聯辦單位呼吁家長和公眾也能踴躍出席。

美嘉威反毒委員會與森華堂
聯辦“號召百萬人反毒簽名”
日期:10月9日及10日,上午10時至晚上10時
地點:芙蓉第一終站廣場
協辦單位:麻坡新出路戒毒中心、HP Mobile Marketing、第一終站購物中心、全國反毒機構、森州民防局、森州衛生局及芙蓉監獄局。
開幕人:上議員拿督姚再添

Advertisements

院長:現有地點不理想‧美嘉威安老院擬搬遷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on February 25, 2011 by skyline79

嘉賓為美嘉威安老院主持面子書反毒推介禮;左起汝來州議員葉耀榮、劉西堂、梁彩鳳、葉志強、謝琪清、小甘密州議員阿米魯丁、森州口琴協會主席黃金德、沉香州議員吳金財及劉善慶。

劉西堂(左3)及梁彩鳳(左2)夫婦頒贈紀念品予嘉賓;左顏湘玲;右起葉國安、謝琪清、劉西堂及葉志強。

新聲華藝術中心的兩位演奏者劉嘉慧(背向鏡頭者)及練家汶為老人們表演小提琴及古箏。

芙蓉小甘密美嘉威生命塑造中心望公眾加入他們的面子書,一同提倡反毒運動。

小甘密美嘉威安老院院長劉西堂說,該安老院現有的地點並不理想,因為老人和孤兒有時會打擾到附近居民,因此,他計劃將安老院搬遷至波德申老港。

他今日在該院9週年慶及面子書反毒推介禮上指出,院方計劃在波德申老港建立一所“美嘉威綜合關懷中心”,幫助孤老、流浪人士、孤兒及殘障人士。

“這片是農耕地,需要政府協助轉換土地用途,另外,我們也需要水電流供應等,相信該建築物需要籌款100萬令吉。”

他指出,這項新的計劃已獲得善心人士贊助磚塊,但他們仍缺乏其他材料如洋灰、鐵條、木板、屋瓦、沙石、電器及輪椅等,希望公眾伸出援手。

森華堂主席劉志文代表劉善慶呼吁政府撥出款項協助反毒團體,協助毒友脫離苦海,好讓反毒運動進行得更順利。

另一方面,新聲華藝術中心今天捐獻40張床褥予該中心,該中心負責人顏湘玲說,這些床褥都是學生家長捐善購買的。

謝琪清:非宗教節日
不認同反情人節運動

武吉甲巴央州議員謝琪清不認同回教發展局展開的反情人節運動,他說,2月14日情人節是全世界一同慶祝的節日,與宗教沒有關係,若把它當作宗教節日看待,有點說不過去。

他表示,大家每天都可以向另一半體現愛,但許多人可以在情人節這天特別表現對另一半的愛,而非像當局所指的“獻身”說法。

他代表森行動黨主席陸兆福出席美嘉威安老院9週年慶及面子書反毒推介禮時,如是表示。

他也說,安老院常被政府視為私人機構和具有商業用途,因而沒有提供撥款,但政府有必要重新檢討政策,將納稅人的錢捐給弱勢團體。

“如果民聯執政,我保證安老院都會獲制度化的撥款。”

通過面子書推介反毒

美嘉威安老院顧問拿督葉志強說,美嘉威安老院通過面子書推介反毒運動,可直接傳達反毒信息予年輕人,因為上面子書的都是年輕一輩。

他呼吁年輕人加入Adam Megaways面子書,以提倡反毒運動,並對毒品有更深層的認知。

他說,面子書或網絡應該好好利用,如美嘉威以面子數提倡反毒,而非像一些青少年一樣,在面子書倒數自殺、渲染自殺等。

他也批評“回教不能慶祝情人節”一事,他說,宗教力量是很大的,人民應該用宗教力量為社會服務,而非傳出敏感性的宗教課題。

辦醒覺活動打造“零毒品”社會‧美嘉威反毒委會展開“長征”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on February 25, 2011 by skyline79

芙蓉美嘉威綜合關懷戒毒中心成立反毒委員會,配合官方與民間團體一同啟動反毒機制;左起:芙小販同業商會財政尤光興、總務梁運祥、署理主席管建方、李中永、葉志強、劉西堂和何彩思等。

為提高青少年對毒品禍害的醒覺度,瞭解濫用毒品的嚴重後果及社會問題,芙蓉美嘉威反毒委員會今日配合官民團體展開反毒“長征”計劃。

這項反毒“長征”計劃除短期內舉辦各種反毒巡迴醒覺運動,也訂下成立毒品展覽館的長期目標,打造一個“零毒品”社會。

以劉西堂為首的反毒委員會,今日與芙蓉小販同業商會,在新聞發佈會上宣佈反毒“長征”計劃及委員會一系列活動。

916梅嶺夜市舉行推介禮

委員會已訂於916的馬來西亞日,在芙蓉梅嶺夜市場舉行反毒活動推介禮,正式啟動委員會反毒的決心。

上述一系列活動也獲得內政部反毒協會、芙蓉小販同業商會及芙蓉市議會的配合。

劉西堂指出,反毒委員會的成立是當前社會的毒品氾濫程度已到了讓人擔憂的地步,為避免毒品荼毒新生代,民間的反毒機制必須啟動,配合政府及民間組織,才足以組成強大的反毒力量。

“反毒運動除讓吸毒者擁有戒毒的管道,更重要的是透過各項活動提高青少年對毒品的認識,瞭解毒品禍害,遠離毒品。”

曾沉淪毒海的劉西堂坦誠,反毒運動是艱難崎嶇的,“我們常看見警方破獲百萬令吉的毒品案,但未被警方破獲的毒品或會更多,毒品可摧毀種族與宗教,各族及政府應全面配合和響應。”

李中永:3夜市定期辦反毒運動

芙蓉小販同業商會主席李中永指出,毒品對社會禍害深遠,身為小販,也有責任肩負反毒使命,商會將配合美嘉威反毒委員會反毒。

“人潮擁擠的夜市場是一個很有策略性的地點,通過夜市場傳達反毒訊息會更有效,我們先在梅嶺、蘆骨及波德申夜市場定期進行反毒運動。”

非政府組織可輔助不足

美嘉威反毒委員會顧問拿督葉志強表示,非政府組織舉行反毒運動將能夠輔助政府的不足,從而取得更大層面的反毒效果。

他希望反毒運動就如對青少年的預防針,不讓他們接觸毒品,而並非在染上毒品後才去戒毒。

芙蓉美嘉威綜合關懷戒毒中心反毒運動

推介禮日期:9月16日(週四)晚上8時

地點:芙蓉梅嶺夜市場

主持人:森華聯主席拿督廖天保

活動:派發傳單和圖片展覽等

詳情:每個月15日將在蘆骨夜市場及每個月第一週六在波德申夜市場舉行反毒運動。

其他:反毒運動設有長期與短期計劃,短期計劃是張掛反毒宣傳海報、派發傳單、汽車貼紙和講座等。長期計劃則是在蘆骨斥資300萬令吉設立反毒展覽館和提供巡迴反毒交通工具。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on June 22, 2010 by skyline79

■ 劉西堂:父親節讓我感觸良多。

父親節這個日子,或許對不同人會有不同感觸,可是對于美嘉威關懷中心創辦人劉西堂(46歲)而言,它既是遺憾,也是警惕!

因為來自破碎家庭,自小缺乏家庭溫暖和父母的管教,讓劉西堂曾經走上一條犯罪吸毒的歧途,傷透父母和婆婆的心。當他回頭是岸時,身邊最親的家人都已離開這個世界。

為了彌補心靈上的虧欠,劉西堂矢志要當孩子們最好的學習典範,他在1999年成立樂齡休養院,並在2002年創辦美嘉威安老院,希望藉此告訴大家親情的重要性。

劉西堂接受《中國報》訪問時說,他自小來自單親家庭,在他3個月大時,母親離家,由婆婆把他養育成人。

他坦言,當年,父親未能在他們兄弟姐妹間,建立良好的學習榜樣,父親給他的印象是愛喝酒,總是喝得醉醺醺,在他成長過程中,父親也沒給予適當的教導。

“所以,我從小就不滿意這個家,這個家只讓我覺得吵吵鬧鬧,雞犬不寧。”

劉西堂也因自小缺乏家庭溫暖及母愛,求學時期很叛逆,也最抗拒聽到“世上只有媽媽好”這首歌曲,因為歌曲提到“沒媽的孩子像根草”,深深傷及他的心。

那時候,只要一有機會,他就往外跑,6歲便學會賭博,少年時期就加入私會黨,錯誤以為可在那里得到“保護”,也以為外人比家人更關心他。

書包裝武器
吸毒愛打架

劉西堂在少年時代,別人的書包裝的是課本,他的書包裝的是武器,準備隨時與他人打架,還學會了吸毒。

到了后期,他索性不回家,20歲開始撈偏門,日子就在打架與被打中度過,還要經常躲來藏去。

劉西堂在1989年躲到波德申,並遇上梁彩鳳,與她結為夫婦,並攜手經營一個家,捱過一個接一個難關。

回首過去不堪的來時路,劉西堂一步一腳印的走來,讓他深切體會家的重要,也希望能為這個家盡一份力,當個關愛孩子的爸爸。

重逢舊友染毒癮
太太扶持戒毒

結婚第一年,劉西堂與外界斷絕來往,但一年后因為再和以往的朋友聯絡,讓他在1995年染上毒癮。

慶幸的是,太太發現他染上毒癮后,不離不棄,還協助他戒毒,最后進入得勝之家,成功通過宗教戒掉毒癮,改過自新。

劉西堂與太太育有兩男一女,在他進入戒毒中心時,長子已6歲,開始懂事,而幼子才3個月大。由于當年的不堪,讓他對太太永遠感到愧疚,因為如果沒有太太撐著這頭家,它早已散了。

“我有時覺得很諷刺,母親在我3個月大時離開我,我卻在幼子3個月大時進入戒毒中心,家庭的破碎,讓我曾經對自己的家充滿抱怨,可是我當年同是這樣對孩子,沒有盡為父者責任。”

憎恨報警捉自己
最終明白父親苦心

劉西堂不否認曾經憎恨父親,更不明白父親為何會報警捉自己的親生兒子;但如今作為人父,他明白父親當年的用心良苦。

他說,或許父親當時這么做,是因為覺得自己無法教導孩子,倒不如交由警方教導,至少讓他還有一線改過自新的生機。

劉西堂強調,為人父者一定要樹立良好學習榜樣,以身作則,因為孩子都在看著父母做人。

“在東方國家,父親一向扮演嚴父角色,從來不懂如何與孩子溝通,凡事只會罵,卻不懂讚美和與孩子分享。”

他認為,東方的父親往往放不下顏面,有問題就掃到地毯下,最后問題就越滾越大,一發不可收拾。

親人相繼離世
深悔未盡孝道

劉西堂母親在離開他們后,曾在他少年時期托人找到他,並冀與他相認。可是,他當時根本對母親毫無感覺,所以根本沒想與她相認的衝動。

劉西堂追憶,父親在他于1989年結婚第二個月后便逝世,母親及婆婆則在1996年相繼逝世,這一年也是他在戒毒中心最失落和深受打擊的一年。

“由于深感當年不曾對父母和婆婆盡過孝道,所以在神的感動下,我就有了這個衝動,成立樂齡休養院和創辦美嘉威安老院,希望藉著照顧社群孤老,彌補心靈上的過失。”

劉西堂坦承感到遺憾的是,父母及婆婆逝世時,都未看到他改過自新。

以本身經歷為鑑
嚴格監督孩子交友

基于從問題家庭走過來,當劉西堂改過自新后,促使對孩子更有要求,並謹慎注意孩子在外活動及所結交的朋友。

他坦承,由于自己過去有過不良記錄,無形中讓他在教育孩子方面存有一定壓力。

劉西堂感謝因為有宗教力量,讓他克服一切障礙,也因自己缺乏家庭溫暖,讓他更重視與孩子的互動。

“孩子會漸漸長大,並會進入叛逆期,也會通過身旁人得知父親的過去,這些日子就要靠太太作為輔導橋樑,告知孩子其父的過去,以及如何改過自新。”

他直言,他們夫婦倆最關心3名孩子心靈上的成長,他不想因為自己過去的墮落,造成孩子成為別人的笑柄,這方面除了靠宗教教育,就要靠自己身體力行,讓孩子感受到,他是真正以行動悔改,迎接全新的自己,也讓孩子全心的接納自己。

入住付費安老院 貧老不獲批福利金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on June 6, 2010 by skyline79

(芙蓉24日訊)入住付費安老院的貧老,不獲政府批准福利援助金﹗
向來朝向社會關懷精神運作的美嘉威安老院,是一間情況特殊的私人單位,在該院20多名老人中,有半數老人都是沒能力付費的孤老和貧老。

為了讓孤老和貧老能有棲身之處及獲得良好照顧,該院向來都是向有家庭經濟能力的老人收取費用,來填補當中的不足。

隨著入住的孤老和貧老人數越來越多,使到平均每月需2萬令吉開銷的安老院,今年開始出現不敷問題。

該院院長劉西堂說,政府基于該安老院是收費盈利公司,即使入住的是貧老,也不獲批准福利金。

他指出,該中心操作是個特殊案例,運作上也有別于其他單位,當中聘有5名外勞照顧老人。

他披露,雖然部分老人是每月付費,但有半數的都是以社會關懷的角度協助他們,如果這些貧老仍可獲得政府福利金,就可用作該名老人在院內的4餐開銷。

他說,之前他們曾徵求熱心人士支助一些貧老的費用,但支助者越來越少,使該院陷入苦撐的狀況。

他舉例,因中風而入住該院的林木街75歲老婦羅玉瓊,即使羅氏目前的食住及醫療皆由該院負責,但她不能申請援助金,而是要由其97歲,仍住在林木街老木屋的丈夫張惠星申請。

他認為,政府應該關注和鼓勵民間組織的社會關懷工作, 同時他伸縮性處理援助金的申請。

沉香區州議員吳金財說,政府應設有機制,制定安老院若超過一定數量的收費老人,就不獲得支助,以履行政府社會責任,同時也讓其他著重在社會工作的安老院能如常操作。

劉西堂:賭球合法化
必衍生社會問題

正當民眾極力協助賭徒戒賭之際,政府卻讓賭球合法化,小甘密生命塑造中心院長劉西堂認為,政府罔顧賭博所引起的社會問題!

繼老人院和孤兒院后,熱心及積極推動社會關懷工作的劉西堂,在一年前創辦小甘密生命塑造中心,協助沉迷予煙、酒、賭、毒者戒除陋習,走向正途。

即使面對經費問題,劉氏仍咬緊牙根讓上述3個單位繼續運作,然而政府在近日批准賭球准證,讓賭球業走向合法化的措施,讓他覺得政府此舉不顧后果。

他說,若一個人染上賭癮,會導致家人也受到牽連,一旦泥足深陷,再也沒有借錢的對象,就會去偷、去搶,衍生社會治安問題。

他指出,政府批准賭博准證,讓從事賭博的企業越來越龐大,然而能協助賭徒戒賭癮的社會關懷組織依然渺小,無法應付社會所需。

他認為,政府在批准賭博業以獲得更多稅收,有關企業也在賺取盈利時,也應規定有關企業單位要履行社會責任,把盈利的部分用在社會關懷工作上。

老婦入住安老院
鄰居每月資助500

睦鄰關懷精神體現在張惠星老夫婦身上,同樣住在沉香林木街的居民沈耀偉,支助已送進美嘉威安老院的中風老婦羅玉瓊費用。

75歲的羅玉瓊,因在家中暈倒送院后證實中風,其97歲的丈夫張惠星基于無力照顧,在沉香區議員吳金財協助下,把妻子送進安老院

從報章上獲知此事的鄰居沈耀偉,決定支助羅氏在安老院每月500令吉的費用,同時在週一的拜訪中,也捐助成人尿片、米糧等用品,作為獻給這對老鄰居的關懷。

沈氏說,如果經濟能力許可,他會在接下來的每個月給予羅氏同樣的支助。

吳金財說,他已聯絡福利局的官員,該局將會以緊急案件處理張氏的福利金申請手續,相信會在這1、2個星期獲得答案。

拆付費電視台駕舊車‧申請者扮窮詐福利金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on June 6, 2010 by skyline79

■劉西堂(右3)安排2名殘障老人申請福利金,但因梯級過高無法入內,福利局官員(左2)體諒老人處境而出來辦理登記手續。右2:何彩思。

(森美蘭‧芙蓉)福利部通過“尋找”(Cari)計劃協助貧困人士,但卻發現一些申請者為了獲得福利金,不但拆除家中的付費電視台,還換上舊車代步“扮窮”,以蒙騙上門家訪和調查的福利局官員。
森馬華志工團秘書何彩思及亞沙馬華區會福利局副主任陳雲欄指出,福利部發現不符合條件的人士也獲得福利金後,便終止這項計劃。
福利金非退休金
她們說,官員們發現一些申領福利金者的孩子皆已長大,生活不缺,於是終止申請者的福利金,但申請者改向政黨投訴,也有一些申請者不滿意福利金太少。
“福利金應該是發放給貧困和不幸人士,不能被當成‘退休金’看待。”
她們也說,她們早前頻頻接獲樂齡人士詢問,指有政治領袖告訴他們一旦屆滿60歲,即可向福利局申請福利金,但她們都解釋福利金並非以年齡標準來發放,而是以有需要的貧病人士作考量。
“福利局不曾以這項標準來發放福利金,福利金只是發放給社會上貧病和不幸人士。”
障友無法上梯級
官員禮堂外辦手續
芙蓉縣福利局今日(週四,5月13日)早在芙蓉市議會禮堂舉行福利金申請及面試手續,然而,由於禮堂梯級高,令一些前來申請福利金的殘障人士面對不便。一些殘障人士須在友人扶持下,才能一步步跨過梯級,走入禮堂辦理手續,一些坐著輪椅的殘障人士因無人協助,只能在禮堂大門外痴等。
吁改善面試地點設施
芙蓉小甘密美嘉威安老院院長劉西堂帶了2名行動不便的老人家李雲蘭和吳國生(皆70歲)辦理申請福利金手續,不過,在抵步時,被禮堂前的梯級阻撓,無法進入禮堂內。
劉西堂較後在森馬華志工團秘書何彩思及亞沙馬華福利局副主任陳雲欄協助下,獲得福利局官員親自為2名殘障人士辦理手續。
然而,對於其他殘障人士,禮堂外的梯級則成了他們必須克服的障礙,才能進入禮堂辦理手續。
劉西堂說,他以為申請手續是在芙市議會小禮堂舉行,因此,他沒有安排到人手協助2名殘障老人,“沒想到來到現場,發現要走上一段梯級,我一個人無法兼顧,才尋求援助。”
“我曾協助安老院的老人家申請福利金,但都不獲當局批准,我們是一所福利機構,我希望當局能夠協助這些老人。”
針對此事,森馬華志工團秘書何彩思表示會向福利局反映申請和面試地點是否為殘障人士帶來不便的問題,並且作出改善。她促請申請或面試福利金者,須攜帶完整的資料,身份證和報生紙、水電費、親人報死紙、離婚證書和薪水單等。

安頓孤老改造吸毒者.老港建綜合中心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on June 6, 2010 by skyline79

(芙蓉30日訊)從老人院、孤兒院,再到戒毒中心,兼任3間中心院長的劉西堂,將在波德申縣老港一塊5英畝土地興建一間綜合中心,背起關懷老人孤兒,及為吸毒者戒毒工作。
劉西堂說,有關地段是其父親留下給孩子產業,他在獲得兄弟同意下,決定把該地段用在社會愛心工作。

他指出,目前該地段正處理一些手續,才能展開興建工作﹔他計劃在該地段興建一間綜合中心,同時設有老人院、孤兒院和戒毒中心,屆時將會有更大空間容納需要幫助人士。

冀幫助更多人

劉氏今早慶祝美嘉威生命塑造戒毒中心成立一周年紀念的儀式后,這么指出。

劉氏在會上也提到,該戒毒中心是于去年5月1日成立,主要是為一些被煙酒荼毒者而努力,指引他們走向正途。

他披露,他發現很多華裔吸毒者,包括家人都不敢面對戒毒工作,該中心設立就是希望能給予他們幫助和信心,以免繼續深陷在毒海中。

他說,該中心成立至今總共接受10余名吸毒者,當中有一人成功戒毒后離開該中心,一些則半途離開,目前僅余5名戒毒者。

馬華森州志工團團長拿督葉志強說,能幫助別人是一種福氣,他希望已踏入第2年的生命塑造中心能繼續幫助更多人。

麻坡新出路戒毒中心院長鄭國佑,也在會上分享戒毒經歷﹔該中心與學員也捐出1200令吉予生命塑造戒毒中心,以資助他們為吸毒者展開戒毒工作。